IWV国际水谷
中以产业园,在关注中发展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新闻信息> 新闻动态 > 2014年

新闻动态

东莞已投300多亿治污

        首届珠三角水交流会昨开幕,200多名国内外学者、企业家把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09-05 

    会议:首届珠三角水处理创新交流会 主角:市长袁宝成、以色列国家环保部总司长莱勒夫、200多位水处理行业的专家、学者和知名企业家

    焦点:东莞累计投入300多亿治污,效果仍不尽如人意。引进新技术、改造旧设备,仍需投入。

    “这是第三次见面,我们算是老朋友了,所以水污染处理技术要多向你们学习。”昨天上午,首届珠三角水处理创新交流会举行了隆重的开幕式,之后,市长袁宝成在松山湖凯悦酒店会见了以色列国家环保部总司长大卫·莱勒夫。当听到对方自我介绍是海法人时,袁宝成与客人“套起了近乎”,他表示,去过海法,觉得那里的大学特别不错,希望莱勒夫也能帮东莞和海法牵牵线。

    在开幕式上,袁宝成表示,东莞在治污方面投入不少,但还是有水污染问题,老百姓也不满意,因此需要向以色列取经。据悉,东莞这几年在治污方面累计投入300多亿元。

                   以色列看好珠三角6000亿市场

    东莞目前有40座污水处理厂,日均处理污水250万吨,处理能力和效果在国内地级城市属于前列,但与世界先进水处理技术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此次水交流会,来自中国环保部、水利部、清华大学和社科院的100多位学者教授汇聚东莞,给珠三角水域问题会诊把脉。以色列环保部总司长大卫·莱勒夫也带来了20多位以色列企业家出席盛会。

    “涉及水处理的技术,以色列已经获得了多个世界纪录,我们的废水回收率是世界上最高的。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面对袁宝成的求助,大卫·莱勒夫自信满满,他表示以色列有先进的水处理技术,中国有强大的制造业和水资源市场,双方存在很大的合作前景。

    中国水资源技术虽不如人,但巨大的市场潜力很受莱勒夫看好。据了解,包括东莞在内的珠三角9个城市水资源市场,保守估计市场潜力在6000亿人民币左右。

                  以大型水务公司明年进驻东莞

    以色列地处热带,国土面积狭小,天然水资源匮乏,但水资源利用和处理技术一直走在世界前列。以色列第三大城市海法也是著名的水资源巨头公司聚集地,世界大型水务企业米亚和A T Z企业的总部都集中在此。此次水交流会,出席的以色列团队中就包括这两大企业代表。

    昨天的开幕式上,米亚、A T Z以及以色列商会都与东莞中以产业园签订了合作协议。米亚是以色列最大型的水务公司之一,其研究的管道查漏技术属世界先进行列,据悉,签约之后,该项技术最迟明年可进驻东莞。

同时,一项由东莞水投和中以产业园合作搭建的水产业科技创新综合服务平台“水谷”也在当天上线。据了解,这个前期投资200万元的平台,以“大数据、大整合、大金融”为理念,旨在为水资源交流各方搭建一个信息、资源的电子网络。

 

[专家会诊]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宋乾武

    在莞研究水体5年,专家推介超深度处理技术

    据了解,“水交流会”计划每两年举行一次,以后将永久落户东莞。昨天,100多位来自以色列和国家环保部、水利部、清华大学、社科院的专家学者在会场上激辩交流,为东莞水资源处理献计献策。

    “东莞40座污水处理厂,有21座的尾水直接排污运河,这对东莞水域体系考验很大。”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宋乾武曾被环保部派驻东莞研究水体,在东莞生活了5年,并以新莞人自居。他在会议上提出,可以考虑用一种超深度的处理技术来对付东莞的污水,为此作了专题演讲。

    宋乾武剖析东莞水问题时说,东莞的水域主要以运河为主,21座污水处理厂直接与运河相连,造成东莞地表水质堪忧,这对处于下游的深圳和香港影响也很大。虽然东莞在污水处理方面投入不少,也有众多的处理厂,但设备和技术相对陈旧。“国内水处理技术确实不如欧美发达国家,但也有一些先进技能,比如超深度处理技术,关键是看政府愿不愿意投钱。”

据了解,东莞目前的污水处理技术是按照一级B标准将污水经过处理后,全部排入地表,进入东莞运河。但是,地表水体如果要满足使用功能必须达到一级A标准才行,而T N (总氮)问题是达到地表水的关键指标。宋乾武所说的超深度处理,则是一项T N脱除技术,效果比较好,但成本也比较高。目前,他正在东莞试验这种技术。

 

[对话]

    处理一吨水成本高四五毛钱,“得靠政府舍得投入”

    南都:你在东莞5年,对东莞水域有长时间的观察和研究,你觉得东莞水资源处理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宋乾武:东莞是南方城市,降水多,水域广毋庸置疑。但东莞水流形式并不丰富,不像其他地方大江大河多,东莞水域主要以运河为主,靠雨水补给。东莞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企业多,排污量大,21家污水处理厂在运河边,尾水全排到运河,如果污水治理不好,这对东莞的水体是致命的。我们在调查中发现,东莞很多水域水质都是不达标,甚至是劣五类水,很多经过处理的水域只能是四、五类的景观水,远远达不到一类可饮用的级别。

    南都:既然你说的超深度处理技术比较有效,为什么目前东莞没有企业采用这一先进技术?

    宋乾武:采用一项新技术得花钱。超深度处理一吨水比原来的成本高四五毛钱,东莞日处理300万吨,加起来就是个不小的数目,所以这需要政府投资。污水处理就跟看病上学一样,是涉及民生的公共服务,得靠政府舍得投入,仅仅靠企业是不可能做到的。

    东莞政府也说了,自己投入污水处理的力度是很大的,但是因为这个城市的污染本身很严重啊,这么多制造业,每年排污量得多少?

    南都:除了常说的危害,污水处理不好还有哪些后果?

    宋乾武:污水对人体的危害性太大了,除了致癌、中毒、影响生命健康外,污水还有一些其他隐形的致命后果,比如对人身性功能的摧残。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有性功能障碍,或者说性能力下降,这和水污染有很大的关系。我们研究发现,污水中有一种环境干扰素,尽管含量很少,但对性能力有很大的破坏性,这些都是看不见的。

    南都:目前业界有对水体里的环境干扰素进行检测吗,具体检测数据是多少?

宋乾武:环境干扰素的检测,东莞就有,但不可能对外公布。

 

[观点]

    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易:

污水处理,不是建一座厂就完事了

 

    “污水处理,不是建设一座污水处理厂就完事了。”在昨天的讨论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钱易指出,当今世界的污水处理有了新目标——— 资源化和能源化。

    年近80岁的钱易教授是当天出席的学者、嘉宾中为数不多的女性。她是名门之后,来自学术世家,父亲是国学泰斗钱穆,堂兄为中国近代力学之父钱伟长。顶着一头银发,在200多名与会嘉宾中年纪最长,但在讨论会上,钱易声音洪亮,逻辑清晰缜密,还不时旁征博引。她以法国的污水处理系统为例,说明要实现水资源的可持续发展,必须从源头控制污染,工厂要进行清洁生产,减少对水的污染,减小对污水处理厂的压力。

    钱易认为,要开拓非传统水源,例如雨水、再生水、海水以及空中水等。尤其是利用再生水灌溉农田和绿化带,是废水回用的最佳用途。这样废水中的氮磷就不必耗费大量人力和物力提取,而又能实现农作物和绿化植物对肥料的需求。同时,这也要求城市对于污水的排放标准要求要因地制宜,不应单一标准化。排入江河的废水和灌溉用水,甚至是注入湖泊、注入海洋的水质都应该有不同标准,这样才有利于废水回用。

    此外,钱易还提到了一个污水处理中常常被忽略的污泥问题。她介绍说,污泥的功能性丰富,通过氧化提炼可做再生能源发电,或者用于化工产品等。“我国已建城市废水处理厂中,约95%没有厌氧污泥消化技术。污泥没有得到充分利用,而是大量被送往垃圾填埋场,因含水量大不被接受,未经处理的污泥又会形成二次污染。”钱易说,没有充分处理的污泥是花了钱、耗了能,污染负荷没有减少,还白白浪费了能源。

 

留声机

    低消耗是目前国际水污染治理研究的潮流。据研究,美国城镇污水处理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3%,而中国的这一数据达到100亿度/年,远远高于美国这一比例。目前,国内的技术储备已经足够,像膜技术、电分离技术等等,现在正在摸索一套适合这些技术的政策,来打破技术研发与产业发展脱节的瓶颈。——— 中国工程院院士曲久辉

    传统的排放标准,是以污水处理技术条件为基础制定的,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为控制水体污染发挥了积极作用。但这种标准存在一定局限性,比如排放门槛过低,排放标准一刀切。这也是当前很多城市的通病。———中国工程院院士、第二炮兵工程设计研究院副总工侯立安

珠三角河涌河道1万多条,但90%都是劣五类水,主要原因在于治理技术陈旧,导致治理中又出现新的问题,如二次污染、渠道化、反复治理难见成效、水景观破坏严重等。———珠江水利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崔树彬(南都记者 洪灵芝 张鹏   摄影:南都记者 刘媚)